滚球网官方下载-5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经营效益持续改善 库存压力缓解

  原标题:规模以上工业企业 经营效益持续改善

  21世纪经济报道

  尽管疫情对下游需求冲击严重,但萍乡钢铁在整个疫情期间都未停工,在经历了一段库存积压、效益下滑之后,近期这家企业的利润正在走出低谷。

  “作为流程性工业,高炉停产带来的损失更大,二三月份工厂出现了明显的滞销和库存积压的情况,但五六月开始,随着下游复工复产和基建的发力,利润开始明显回暖。”这家企业的一位负责人介绍。

  这是中国工业企业利润边际改善的一个缩影。国家统计局6月2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在经历多月负增长之后,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在5月实现了年内首次正增长,当月利润同比增速由4月份的下降4.3%转为增长6.0%。但累计数据上,1-5月份利润同比下降19.3%,降幅依然较大。

  分析指出,随着复工复产深入推进,生产经营秩序逐步恢复,成本上升压力明显缓解,在经历暴跌之后,5月大幅反弹的油价也支撑了能源类企业的利润改善,而工业品购进价格回落幅度明显超过出厂价格回落幅度也增加了企业的盈利空间。

  工业产成品库存压力也有所缓解,5月末,企业产成品存货增速比4月末回落1.6个百分点;产成品存货周转天数比4月末减少0.8天。但受访专家指出,在库存下降的同时,要高度关注企业应收账款的持续抬头以及由此而来的“库存变应收账款”问题。

  油价回升支撑上游利润改善

  数据显示,5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5823.4亿元,由4月份同比下降4.3%转为增长6.0%。前5月实现利润总额18434.9亿元,同比下降19.3%,降幅比1-4月份收窄8.1个百分点。

  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航燕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随着复工复产的进一步推进,工业生产经营秩序逐步恢复,市场需求也开始回暖,前5月工业利润降幅收窄在意料之中。

  国家统计局工业司高级统计师朱虹介绍,5月工业利润转正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石油加工、电力、化工、钢铁行业利润出现明显改善。在成本压力减缓、市场需求改善、相关扶持政策效果显现等多重因素作用下,石油加工行业利润由4月份全行业亏损218.0亿元转为5月份盈利116.2亿元,同比增长8.9%。5月份,电力行业利润增长10.9%,4月份为下降15.7%;化工行业利润同比仍然下降,但降幅比4月份收窄19.7个百分点;钢铁行业利润同比降幅收窄15.1个百分点。

  工信部赛迪研究院工业经济所工程师张亚丽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价格触底回升和市场回暖是上述行业利润改善的主要原因。

  价格方面,国际油价在5月出现了大幅反弹,5月纽约原油期货涨幅接近90%;钢铁价格同样如此,中国钢铁工业协会5月初发布的中国钢铁价格指数为98.16,而到月末,这一数字提高了2.8个百分点。

  市场方面,近期工业企业绝大多数已经复工复产,而基建投资等方面也有加快的迹象,这带动了钢铁、石化等行业的市场改善。

  值得注意的是,从累计数据上看,上述行业的利润降幅仍非常明显。1-5月份,三大门类中,采矿业实现利润同比下降43.6%,而制造业的降幅只有16.6%;同期,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利润下降75.8%,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下降57.2%,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下降43.7%,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下降31.2%。

  张亚丽认为,从全年看,目前石油等能源价格仍然处于历史低位;PPI同比增速仍在加速下滑,其中,5月化学工业PPI同比下降了9.3%,冶金行业PPI同比也下降4.6%。

  不过,工业品购进价格回落幅度明显超过出厂价格回落幅度,也促进了5月工业企业利润的改善。

  在张航燕看来,这反映的一个问题是,企业利润好转并非完全来自需求的明显改善,也是上游出现更大幅度的利润回落所致,是一种被动性的改善。

  库存压力缓解

  工业企业成本上升的压力在5月有所缓解。5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营业收入中的成本为84.29元,同比增加0.21元,增加额比4月份明显减少1.00元。

  张航燕认为,疫情以来,工业企业一手抓复工复产,一手抓疫情防控,即便是在停工状态下,厂房房租、员工工资等刚性成本未减,在没有抵消项的同时,防疫成本成为企业额外的成本;同时供应链、物流不畅也增加了企业的成本。“5月企业成本下降,一方面是企业基本完成复工复产,减少了产能闲置的成本,另一方面,随着供应问题的解决,防疫物资成本也有所下降。”

  张亚丽则表示,疫情以来,各地政府在减免税费、降低租金等方面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这有利于抵消企业成本的上升;另一方面,随着生产经营秩序的恢复,供应链的畅通,物流等方面的成本也有所下降;此外,上游能源、原材料价格的低位运行也降低了中下游企业的成本。

  另一个亮点是,工业产成品库存压力有所缓解。5月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产成品存货增长9.0%,增速比4月末回落1.6个百分点;产成品存货周转天数为20.9天,比4月末减少0.8天。

  张航燕表示,尽管边际有所改善,但当前库存仍处于高位,未来要更加关注库存变为应收账款的问题,“我们在调研中发现,确实很多企业的库存压力有所缓解,但大量企业表示,应收账款正在成为一大难题,比如我调研的一家药企近期的应收款就高达一个亿,‘货卖出去了,但钱收不回来’正在成为一个普遍的现象。”

  数据显示, 5月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收账款15.13万亿元,同比增长13.0%;应收账款平均回收期为58.8天,同比增加10.4天。

  张航燕表示,这说明企业在经营中普遍面临着资金流的压力,部分地区存在“三角债”的问题。她建议各地政府针对这一问题作出更弹性化的政策安排。“比如,地方政府可以给企业一些信用担保,对于存在到期账款压力的企业,一些地方可以出台短期政策来帮助企业过桥;我们也建议,围绕应收款做一些金融产品的创新。比如上述药企的应收账款能否做成抵押?现在应收账款的债权抵押需要债权企业和债务企业都同意才可以做,那么多医院有一家不同意就无法抵押。”

  展望未来,张亚丽与张航燕均认为,下半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降幅有望进一步收窄,但近期国内外疫情的趋势也为工业企业效益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

  张航燕表示,相较于中小企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表现要更好些,疫情持续之下,未来需要更加关注中小企业尤其是外向型小微企业的盈利情况。

  (作者:夏旭田,缴翼飞,李文华)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思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